网站首页 >> 师陶故事 >> 查看信息 查看信息

    “失败“的“作业追踪计划”

    发布时间:2016/9/25作者:邵黛毛来源: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双桥中心小学点击:523

      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双桥中心小学 邵黛毛

      前段时间班级里以“作业没带”为理由交不上作业的学生突然多起来,通常我都会以“那就下午上学再带来”温柔地回应,然而时不时冒出来的“没带”,翻起我心中的一阵疑虑:这些鬼灵精怪的孩子们究竟是真的忘记把作业带回来了,还是压根儿没做?心中的疑虑与日俱增,每当学生跟我提起“没带”这个词的时候,我都不禁抬起头,板着面孔,和他对视几秒,以洞察他的内心。心中的疑团越滚越大,某一日,我决定开展“作业追踪”计划。

      说的好听是解除疑惑,其实“揭穿真相”才是我真正的目的。是的,我已经不相信“没带”的借口,我坚定地认为那一定是学生编造出来的借口。我打算杀鸡儆猴,从今天发现的一例“没带”中追踪下去,很不幸,小泽今天撞到了枪口上。

      小泽,他是咱们班级中成绩最差的那个,但是态度还算认真,“不交作业”是极少发生的事。当课代表把“小泽作业忘记带了”向我汇报时,我立马起身,以“严师”的姿态进入了教室,我的声音洪亮而有力:“最近,我发现班级中总有同学作业没交。究竟是忘记带来了,还是压根儿没做?”我在“没做”这个词下加了重音,全班同学凝神屏息地看着我。“凡是以作业没带为理由不交作业的,今天放学后我就和你一起回家,把作业收上来。今天放学后,我就跟小泽回家拿作业。”我听到了班级有同学倒吸一口气,大概是为今天的倒霉蛋“小泽”担忧。

      我看到小泽在教室的一角低着头,拨弄着手指,心中得意地暗想:哼哼,今天我就要把你们的谎言全部揭穿。

      中午放学,我跟着小泽回家了。起初可能学生都以为只是我的一句玩笑话,没想到老师竟然会如此较真。我在一众学生的目送下骑着电瓶车带着小泽回家了。一路上,我仍再旁敲侧击地问“小泽,作业你究竟做了没呀?”“老师,我做了,我就是昨天整书包,没放进。”对于小泽的“掩盖真相”我感到非常不满,看来“自动坦白”那是不可能了。到了小泽家楼下,我仍试图劝说小泽“坦白从宽”,但是小泽依然“宁死不从”。

      没办法,只好上楼搜集证据了。打开门,她的妈妈见了我倒是大吃一惊。我这个班主任上任才半年,连家长会还没开就上门了,而且是在饭点上门的,多少有点让人慌了神。小泽妈妈,拉着我的手,忙问孩子究竟出了什么事?我缓缓说来:“孩子今天作业没有交,所以我跟着他来看一下他的作业。”

      毕竟是“上门讨债”来的,见了家长我倒也有些不好意思,只见小泽不慌不忙地进入了书房。我的心里直打鼓,“难道小泽真的把作业完成了吗?难道我一路都是冤枉他?不应该啊……”没一会儿,小泽果真拿出了昨天完成的作业本!我翻了翻,虽然有许多错误,但是的确完成了。我批评了小泽书包不认真整理的坏习惯,并和她妈妈做了简单的交流。我看到小泽羞红着脸,始终没有抬起头来。

      拒绝了午饭,我出了小泽的家,一路上,我的心空落落的,不是因为今日的计划失败了,而是小泽埋在胸前的脸,一直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似乎在问:老师,你不信任我吗?老师,你不信任我吗?

      从起初我的怀疑,到一步步的逼问,到最后尝试揭穿真相,我觉得自己像刑讯逼供的失败的警察,缺少了教师应该具有的姿态。我决定停止我的“作业追踪”计划。当学生再说起作业忘记带的时候,我会对她说,“我相信你一定把作业做完了,下次在整理书包的时候记得要细心一点。”接着,我会拿起这本作业,对作业本中的关键问题,与他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如果学生答不出来,我才会对作业继续追踪下去。

      后记:

      慢慢地我发现,以“作业没带”为借口而赖作业的学生几乎没有了,那些真的“作业没带”的学生不再有心理负担,还会记得把书包整理好。

      漫漫教师路上,一张张孩子的脸让我渐渐明白,教师的爱,应该春风化雨,而不是疾风劲草,当面对一朵朵小花时,我们应该更从容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