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知论坛 >> 查看信息 查看信息

    贾成刚:乡村教育是城市教育的资源

    发布时间:2019/2/13作者:贾成刚来源:贾成刚 知乐远微信公众号点击:85

      原创: 贾成刚 知乐远

      早晨读到刘铁芳《鲁迅和沈从文:乡土中国教育发展的两种精神脉象》一文,很受启发。该文来源于刘铁芳的著作《乡土的逃离与回归:乡村教育的人文重建》。

      该文认为,“鲁迅和沈从文代表了现代中国面对乡土社会的两极”:鲁迅摆出的是“改造的姿态”,他“试图以启蒙者的姿态来唤醒民众,改造乡土社会的愚昧”;沈从文摆出的是“保守的姿态”,他“传达出来的是对乡土的依恋,是回归乡土”。而这两种看起来对立的立场,“实际上是我们今天置身现代性中何以面对乡村与乡村教育的两种互补的态度”。该文认为,历史的选择更多的是设计改造型的教育理路,而就目前而言,我们“更需要关注沈从文的教育理想,关注长期以来被遮蔽的,回归乡土的保守型教育理念”。“沈从文教育理念的特别意义最重要的两个方面,一是对民族精神底蕴的一种理解,二是对人性自然的一种回归”。对教育理路,“鲁迅下的是猛药,沈从文下的是温补的药。今天,我们所需要的正是温补,一点点裨补精神的根基”。该文又认为,“我们又要避免把乡村社会与乡村教育过于理想化”。“我们需要直面当下乡村社会本身的问题,发掘潜在的教育资源,而不是一味地把乡村社会浪漫化”,我们“没有阻止乡村社会求富裕的权利”。所以,“鲁迅和沈从文,一个都不能少”。

      以上观点我很认同。

      该文也引起了我对乡村教育的再思考。

      刘铁芳是分析鲁迅和沈从文的作品得出上述观点的,我们分析古往今来的关于乡村的文学作品就会发现,乡村生活与城市生活的关系就三种:起点在乡村的,城市生活是向往;起点在城市的,乡村生活是点缀;经历过二者的,乡村生活是喧嚣后的回归,而回归后的乡村生活与起点段的有着本质的不同。由乡村生活与城市生活的关系,我们可以看清乡村文化与城市文化的关系:中国几千年的乡村文化其实是城市文化作用下的乡村文化;中国几千年的城市文化中也有乡村文化,但仅仅是城市文化的佐料。陶渊明和范成大没有逃脱以上现实,鲁迅和沈从文也没有逃脱,当下和未来相当长时间里的芸芸众生也逃脱不了。由此我们可以获得这样的认识:乡村生活是城市生活的资源,乡村文化是城市文化的资源。

      我们可不可以进而得出“乡村教育是城市教育的资源”的认识呢?可以!

      鲁迅和沈从文是乡村教育的思想者,而陶行知不仅是乡村教育的思想者,还是行动者。陶行知乡村教育的内容用的是什么文化?毫无疑问,主要是城市文化。陶行知的乡村教育用的是什么教育方式?毫无疑问,主要是城市教育方式——学校教育。陶行知是用城市教育改良乡村教育,进而改良乡村生活,以拉近城乡文化和生活的距离。中国千百年来的乡村宗族教育如此,中国当下的乡村教育也如此,中国未来相当长时间里的乡村教育也必然如此。为什么要这样?因为乡村教育不是为了培养纯粹的乡下人,而是为了培养社会人。城市是社会的发动机,把纯粹的乡下人培养成社会人,就可能成为这台发动机的一部分,从而更好地推动社会的进步。

      陶行知用城市教育改良乡村教育并没有脱离乡村文化,而是立足于乡村文化,这“乡村文化”包括生活技能、风土人情、自然资源等等,中国千百年来的乡村宗族教育如此,中国当下和未来相当长时间里的乡村教育也必须如此。

      由以上思考我得到这样的认识:乡村生活是乡村文化的资源,乡村文化是乡村教育的资源,乡村教育是城市教育的资源。

      2019213日于宁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