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行知论坛 >> 查看信息 查看信息

    一位陶行知式的教育家——深切缅怀何炳章先生

    发布时间:2018/4/4作者:金林祥来源: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实验学校分会网站点击:441

       

      金林祥

      2018316下午,在陪老伴去医院的公交车上,一通电话让我大吃一惊:何炳章先生在今年221日不幸因病逝世。我一下子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脑海中不断翻滚着去年1021日,我应邀在合肥参加“教育家何炳章先生从教50年及其教育思想研讨会”和“合肥实验学校创建30年展示会”的情景。当时,我与何先生交谈甚欢,合影留念,临分别时,我们还握着手互道珍重,依依惜别。时间过去不过4个月,仅仅120天,怎么竟然天人永隔,离别成了永别?我感叹!感叹人生无常,人在病魔面前的弱小和无奈;我痛惜!痛惜失去了一位我引以为傲的同道、挚友和师长;我惋惜,惋惜合肥市、安徽省,乃至全国普教界失去了一位睿智的教育家。

      何炳章先生是我所尊敬的一位“老教育”,曾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实验学校分会副会长,与他相识于10多年前中国陶行知研究会的一次年度工作会议。我清楚地知道,他是一位在教育行政管理、教育实践探索和教育理论创新等诸多方面颇有建树,做出重要贡献,具有广泛影响的著名教育家。同时,我又认为,他是一位生活在我们身边的陶行知式的教育家。他献身教育,乐于奉献;他为了“谋求学生终生受益”,心甘情愿“向学生烧心香”;他以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的向往为旨归,几十年如一日,始终行走在基础教育改革的最前沿;他锐意进取,勇于创新,引领广大教师积极开展教育实验探索,成绩卓著。这位陶行知式的教育家,在我看来,具有以下五个显著特质:

      第一,钟情教育。在安徽基础教育界,许多人认为何炳章先生“是最具有教育情结的教育家”。对此,何先生坦陈“最具有”不敢当,但对教育确实是“情有独钟”。他还将此称作为“陶行知式的‘教育瘾’”。所谓陶行知式的“教育瘾”,就是“宁肯不吃饭不能不办教育”。正是对教育的这份热爱和执著,成为他献身教育,50年如一日持续奋斗的动力源泉。他立志自己的“这一辈子,就是为做教育之事而来,做点教育之事而去”。他的教育理想和奋斗目标是实现“四个一点”,即“走出点自己的教育之路,搞出点具有合肥和安徽教育特色的东西,为安徽人争点气,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大厦添点砖加点瓦”。袒露了一个教育家的教育情结,教育追求和历史担当。

      第二,独立思想。大凡教育家,都具有自己独立的教育思想。这在何炳章先生身上反映得非常突出。何先生的独立思想集中表现为著名的“教育十九论”,涉及教育功能、教育本质、教育管理、课堂教学、教师成长、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相互关系等诸多方面。“教育十九论” 是何先生在长期的教育生涯中,日积月累而逐渐形成的对教育重要问题的独特见解,发人之所未发,是对我国基础教育理论的新贡献,我将其称之为“何氏教育十九论”。“何氏教育十九论”充分反映了教育家过人的胆识、气魄和担当。它源于实践,又服务于实践。目前,已对基础教育实际产生了很大的作用和影响,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作用和影响会愈来愈大。

      第三,勇于实验。教育实验是教育理论产生的源泉,也是推动教育理论创新和发展的不竭动力。中外教育史上的著名教育家,都重视教育实验并积极开展教育实验。外国的裴斯泰洛齐、赫尔巴特、福禄培尔、杜威是这样,中国的蔡元培、黄炎培、晏阳初、陶行知、陈鹤琴也同样如此。何炳章先生也同样重视并积极从事教育实验。在50年的教育生涯中,他最为重视,投入时间和精力最多的教育实验两项,一是创建合肥实验学校,二是从事“自育自学”实验。这两项教育实验都取得了很大成功,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前者被誉为是“安徽微观教改制高点”,是像陶行知先生创办的晓庄学校和前苏联巴甫雷什中学那样的“教育试验田”。评价不可谓不高,但我认为并非是溢美之词,而是实事求是,恰如其分。对于后者,我有以下三点想法:其一,后者是将前者的实验由点扩展到面的再出发,再认识,再创新和再发展。其二,在全国众多基础教育实验中,“自育自学”实验独成一家,独具特色。其三,“自育自学”实验的理论意义和实际价值在于:揭示了教育教学的本质,抓住了人才培养的基点,凸显了教育教学活动中学生的主体地位,牵住了实施素质教育的牛鼻子,找到了实现基础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根本途径。

      第四,善于总结。何炳章先生重视对教育实践经验的总结和提升,他甚至认为:在一定意义上说,“教育家是‘总结出来的’”。因此,他一再强调每一位教师都要勤于动手动脑,勤于总结,努力将自己丰富的个别化的实践经验通过总结提炼,提升为对教育的规律性认识,从而提高教育实践活动的科学性和有效性,提高教育质量。他这样要求教师,自己更是率先垂范。50年来,他一直勤于动手动脑,勤于笔耕总结。诚如他自己所说:每天除工作和睡眠之外,“其余时间都用在读书和写作上”。长期积累,终结硕果,他先后出版了150余万字的五卷本《何炳章教育文选》,以及近40万字的专题论文集《从教育原点出发:“自育自学”理论和方法》,终成安徽乃至全国基础教育界的一位教育大家。

      第五,长期坚守。50年的从教生涯中,何炳章先生确曾获得过不少鲜花和掌声,赞誉和认同。2008823,安徽省教育学会曾为《何炳章教育文选》举办了专题研讨会,开创了安徽基础教育界为一个教育工作者的专著举行研讨会的先例。但是,50年间,尤其是在教育实验开始之初,他面对的更多的却是不理解、是困惑、是无奈、是委屈,甚至是痛苦。真可谓是“苦辣甜酸,差不多在教育上都饱尝过”。然而面对这一切,他没有怨言,没有退缩,更不言放弃,而是坚忍不拔,更积极作为。正如他自己所说:“我未敢浮躁,一直注意在教育实践第一线做点探索,有时探索得甚至很艰辛;未敢臆断,一直努力在实践的基础上做点理论思考,有时思考得甚至很痛苦;未敢懈怠,一直坚持在动手动脑的同时动笔,有时笔耕得甚至很痴迷。”正是由于对教育改革的这份执著追求,长期坚守,他才取得了令人敬佩的业绩和成就,也赢得了大家的敬重。

      在我们身边这位陶行知式的教育家身上,对于广大教师,尤其是走上教育岗位时间还不太长的年轻教师,我以为具有以下三点重要启迪:

      首先,教育事业是一份崇高的,也是可以大展宏图和大有作为的事业,值得我们为之挥洒青春年华和聪明才智,谱写精彩的教育人生。

      其次,教育事业也是一份需要付出和奉献的事业,唯有持久不懈地付出和奉献,才能源源不断地收获成长和成功,快乐和幸福。

      最后,教育事业还是一份需要独立思想,勇于创新,善于总结的事业,才能不落俗套,免于平庸,从一个普通教师成长为优秀教师、专家型教师,甚至成为像何炳章先生这样的著名教育家。

      何炳章教育思想是合肥市数十年来基础教育改革的理论成果,是合肥市教育界的共同财富和宝贵资源,是合肥教育的一张名片;他创立和主持的自育自学实验,在全国众多基础教育实验中自成一家,理念先进,成效显著,影响很大,是合肥基础教育改革中的一份特产。对于这张名片和这份特产,我们理应倍加珍惜,深入研究,积极开发,做大做强,以推进合肥市、安徽省基础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我想,这是我们对何炳章教育遗产的最好传承,也是对何炳章先生的最好纪念。

      (附作者简介:19489月生,教育学博士,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现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实验学校分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