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教育资讯 >> 查看信息 查看信息

    论教育的“过度”

    发布时间:2018/1/15作者:朱建人来源:原创生活作文微信公众号点击:154

      朱建人:

      时下,教育的过度有点过分了。教改的词汇创新过度频繁已成常态,冠以智慧教育的信息技术弄不好一不小心便成了操练应试教育的帮凶……

       

      原创 2018-01-15 朱建人 原创生活作文

      论教育的“过度”

                                                       

      “过度”者,超过限度也。

      大凡“过度”者大多因两种缘由所致:一是由欲望所使,而不能自已,二是因环境所迫,不得已而为之。如若世间事物中暗合此两条,皆有“过度”之嫌。

      世间有许多事物皆因“过度”而走了样,且坏事变好者鲜见,好事变坏者则不胜枚举:大到过度开采有限的自然资源,导致了地球母亲的贫瘠与丑陋;小至(其实不小)少年儿童过度用眼,造成其双目近视。其余大大小小的“过度”现象不一而足:过度消费、过度饮食、过度疲劳、过度焦虑……

      那么,教育也有“过度”的吗?答案不言自明。

      譬如,我们的学校教育由于受到校园安全问题的困扰和社会不良现象的胁迫,正以一种谨小慎微的心态和看似最“安全”的方式,让学生从“远离零食”开始,一直循着一条“告别”与“远离”的轨迹走向一个虚拟、封闭的世界,却不敢引领学生去触摸一下多姿多彩的社会生活,以丰富他们的人生阅历,提高他们的生存能力。

      譬如,我们无数可敬可佩的家长,不辞辛劳地在实施着“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教子方略,让孩子不遗余力地奔波于各类“特长班”之间,去学数奥学钢琴学外语学电脑……以为这样就储足了“敢与天下争”的底气了,殊不知孩子的自主精神在我们严格而周密的管束之下正渐渐地萎缩。

      譬如,我们总是非得把教师和学生牢牢地绑在应试战车上。惟恐一旦教师轻松一些了,学生快乐一些了,教育质量就将一塌糊涂了!?

      ……

      我们常常以为只要尽心尽责了就可以无怨无悔了,而总是忘却“揠苗助长”这个古老而发人深思的故事。于是我们在一厢情愿地精心设计着学生未来的时候,却把他们今天的幸福也牺牲掉了。

      我们往往以培养了几个出类拔萃的优秀学生而沾沾自喜。而我们是否会因为自己的过度教育,在不经意间扼杀了许多身边的“瓦特”“牛顿”和“爱迪生”而惴惴不安?

      多年前那个因把硫酸泼到黑熊身上而触犯了法律,还“过度”天真地等待着被放出拘留所去完成毕业论文的清华大学“高材生”刘海洋岂不是“过度教育”的牺牲品?——据刘海洋母亲介绍,他除了读书外,其他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想而知,这位“高材生”从小到大或许连犯点“美丽的错误”的机会都被彻底剥夺了,以至于其人格发展水平才如七八岁的小孩,幼稚得不可理喻。

      当年那群从西归浦沮丧而归的中国足球队的将士连同他们的教练——那位善于用快乐抚平伤痕的米卢先生一起,立马被湮没在汹涌而来的口水中。但我们想过没有,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度里,缘何连11名足球运动员都寻觅不出来?我们不要说胜利和进球,即使是多领几张黄牌回来也是大大地值得骄傲的——它毕竟也能从一个侧面表明球员还有着彪悍的体魄、男儿的血性以及顽强拼搏的精神。可惜的是我们的球员如同乖孩子一般,在被称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世界杯赛场上连领黄牌的勇气和意识都没有!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否也是“过度教育”惹的祸?

      当我们的亿万小男子汉都被囚禁在教室里,一个个变成了“豆芽菜”“小绵羊”、或者是“好好可爱”的奶油小生时,我们还能对中国足球存什么奢望呢?当我们的一代青少年学生都因教育的“过度”而丧失了个性,被应试机器打磨掉了创新精神的时候,我们又怎么能指望他们去应对21世纪人类社会所面临的种种挑战?

      在中国,“悬梁刺股”般的 “过度” 教育由来已久,要改变这样的观念和状态谈何容易!然而,我们又岂能漠然置之?从长远计,这可是一个民族深深的忧患!

      薇言微语

      教育到底要教给孩子什么样的能力?这是家长和学校都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过度教育恐怕是大部分孩子厌学、恐学、学习困难的主要原因。然而,比起学习障碍,性格缺陷更令人担忧。

      教育的使命,是为生长提供最好的环境。其实最好的环境是自由的时间,儿童必须有充裕的时间体验和沉思,才能自由地发展其心智能力。最好的环境就是家长的陪伴,儿童必须在亲情的陪伴下,在情感的体验中,在温馨的呵护下,体验快乐,发展智慧。最好的环境就是信任与尊重,儿童必须在信任的目光下,在尊重的氛围中,养成习惯,形成性格。这个过程中,教育者当引导孩子探索人生多元的价值,让他们在其中发现自己能认同且和能力相符的发展目标。如此,教育才有可能真正教会孩子追求幸福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