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实校风采 >> 查看信息 查看信息

    平民校长侯德富

    发布时间:2018/1/11作者:汤勇来源:汤勇点击:248

       

      汤勇  2018-01-11

      走进私立华联学院,校门口由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程思远所题名的“私立华联大学”的校名便映入眼帘,程思远先生曾被聘为该校名誉校长。学院位于广州天河区,创立于1990年,是当时广州第一所私立民办大学,由华南师范大学退休教授侯德富和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等几位老教授联合创办。

      私立华联学院能够有今天的发展,与作为董事长、校长的侯德富的民族担当、家国情怀是密不可分的。

      第一次认识侯校长是在去年4月底在北京中学召开的中国陶行知研究会的年会上,一个十分清瘦又显得精神矍铄、特别睿智的老头儿相邻而坐。当晚,在陶行知基金会召开的座谈会上,我和他又先后分别发言,我才知道,这个老头儿是广州私立华联学院的董事长、校长。说真的,当时我很难把这个清瘦的老头儿与一所大学的董事长、校长联系在一起。

      之后,私立华联学院负责陶研会工作的王承鳌教授在电话交谈中,多次提及他们的董事长、校长侯德富的教育情怀。王承鳌教授也已七十多岁,在部队服役履职多年,曾参加过中印、中越战争,后转业到地方一直在党政机关、中专学校、大学从事管理工作,每当说到他们的侯校长,那简直是赞不绝口,敬佩不已。

      这次为了解私立华联学院的学陶、师陶、践陶,还有有关乡村教师的培训开展,当然更还有冲着对侯校长的好奇以及他的教育情怀,来到私立华联学院,第二次见到了这个清瘦的老头儿— —侯德富,通过面对面的接触和交流,对侯校长有了更多一些的了解。

      侯德富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大学生,1950年上大学,1956年攻读俄语研究生。尽管在文革十年被作为“臭老九”加以 “改造”,遭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但是他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始终记住的是教育改变了他的命运,改变了他的子女的命运,自始至终没有忘掉党对他的培养之恩,他在退休之后,拒绝了在美国工作的子女让他在美国安享天年的打算,毅然将他在美国办培训班所掏到的第一桶金带回自己的祖国,同几位志同道合的老教授一起创办私立华联学院,招收高考落榜生,帮助这些落榜生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侯德富校长1978年得以平反回华南师范大学复职,连续三届担任华师大工会主席,第三届全国教育工会委员,于是有了更多的与当时中国教育工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陶行知研究会会长方明的接触机会。方明是陶行知的学生,也是“文革”后最早积极为陶行知先生恢复名誉的知名人士之一,还是成立中国陶行知研究会的重要发起人和组织者,在接触中,通过方明先生的影响,他对陶行知有了较深的认识和了解,随后他又系统阅读了陶行知先生的有关教育论著,作了大量的笔记,写出了相关的学陶、践陶的文章。2003年,他还带领学校一班人到陶行知家乡考察和学习,并且多次请来朱小蔓、顾久、吕德雄、汤翠英等资深陶研专家和教育名家,为学院师生介绍和传播陶行知思想。长期受陶行知教育思想的影响和浸润,陶行知教育思想已经在他的头脑里潜移默化,深深地扎下了根。

      在华联,侯校长不管教育的风向如何,他坚定了走陶行知教育思想立校、办学之路,他本着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依据生活而教育,立足生活办教育,着眼社会开门办教育,力求办朴素而面向大众的教育,并且在教育教学中体现手脑并用、知行做合一,注重对学生的技能教育、创造教育和全人教育。

      学院把素质教育和社团活动纳入教学计划,努力推进校园文化建设,组建各种学生文化社团,想方设法开设提高学生综合素质的第二课堂。学院现在组建有学生各种文化社团50多个,每个学生文化社团都配备有专任指导教师,参加学生达6000多人。比如管乐团、合唱团、武术龙狮团、美术社、文学社、记者协会、物流协会、摄影协会、电子协会等等。为了大力推广“工学”或“产学”结合模式,学院还请了不少“能工巧匠”来校兼职教学。

      这次到学院,恰逢大一学生军训结束,今天有幸观看了学院举行的军训表演。近三千名大一学生,着上整齐的迷彩服,列着整齐的方阵,迈着矫健的步伐通过主席台,接受学校的检阅,那种投入专注、那种精气神、那种灵动英姿,充分展示了私立华联学院学子的素养和风采。侯校长告诉我,学院这次组织的学生军训,没有找第三方机构,而是采取“生教生”“学长训练学弟兄学妹”的方式,一方面节约了成本,另一方面充分达了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自己训练自己的教育目的。华联学院通过深度而且全方位践行陶行知教育思想,让学校得到了持续快速发展,27年来共为国家与社会培养合格人才近五万人,而且所培养的人才深受社会及用人单位的高度认同和赞誉。

      侯校长具有博大的平民教育情怀。这些年,他精打细算,打紧开支,厉行节约,勤俭办校。学校虽然是他办的,他从未在学校乱开支一分钱,更没有动用学校的钱给自己买车、买房子。学校资产已达到数十亿,但他衣着简朴,吃饭简单,没有私人专车,自己住的房子还是其爱人在暨南大学分的,昨天中午陪同我们吃工作餐,盘中所剩的一点饭菜,还自己打包带走。

      但是侯校长却具有博大的平民教育情怀,他坚持办学的公益性,在学院自身良性发展的同时,利用一切机会回报于社会,反哺于家庭和学生。对于家境贫困的学生,学院开设“绿色通道”,采取“奖、减、免、贷、助”等措施和提供勤工助学岗位的办法,帮助他们完成学业,顺利走上社会,确保不让一个学生因贫困而失学。学院还为川藏孤儿开设慈善义教班,为残疾青年广泛提供就业岗位,为贫困生大批量减免学费,为贵州毕节留守儿童在广州举办夏令营。为了改变乡村教育,提升乡村校长、教师素质,也为了更好地落实精准扶贫,通过办好乡村教育、让乡村孩子快乐成长,以真正体现扶贫贵在扶“志”、扶“智”、扶“自”,学院还将筹建乡村教师培训学院,免费为中西部地区和一些相对贫困地区培训乡村校长和教师……

      侯德富校长尽管已经是87岁高龄,但他精力充沛,激情满怀,教育壮志,不减当年,一颗教育赤胆忠诚之心,凡与之接触者,无不为之动容。

      他坚持每天早上5点半到校,晩上67点才离开学校,除了开会和为学校的发展而奔波之外,他只要在学校,一天到晚差不多时间都和老师、学生厮守在一起,和学生们一起参加活动,同他们交心谈心,畅谈人生,和老师们讨论教学,排疑解难,和董事会、校务委员会、教授委员会成员规划学校前景、研究棘手问题、论证学术课题……

      给我们的感觉,对于他来说,教育岂止是他的事业,更是他的志业、命业,是他生命的全部,他已将他的一切融入到了他的教育中去了,把教育的一切融入到了他的生命中了。他常给学院的师生讲,华联不是我之华联,而是华联人之华联,更是中国人之华联。他给我们讲,干教育不是干一阵子而是干一辈子,这一辈子与教育结缘,就再也割舍不开了,如果离开了教育,离开了老师和学生,离开了这个生死与共、风雨同舟的团队,生命或许也就延续不下去了。既然整个生命都是教育的了,只有把自己的一切献给教育,也才能死而后已。

      短暂的时间,无论与私立华联学院的学生,还是老师接触,无论与年长者,还是与年少者交谈,他们都亲切地把侯德富校长称为“侯哥”“侯老大”。有的老师说,与侯校长在一起工作,不在乎报酬的多少,即或报酬再低哪怕不给发钱,我们也愿意给他干事,跟他一起干事,他的那种精神、那种情怀就是一种无声的号令,无形的力量。还有的老师说,他这把岁数,放着安稳而舒适的日子不过,一心为的是教育,为的是国家,为的是学生,他都不图什么,我们还能图什么呀!

      在侯校长的带领和感召下,一班人白手起家,不靠国家一分钱,通过“借窝生蛋”“租窝生蛋”“筑窝生蛋”三步曲,27年的心血与智慧的奉献、情怀与使命的坚守,华联学院现已发展成为占地面积1000多亩,在校学生近9000人的民办普通高等学校。学院与美、英、日、德、澳、加等国家及香港、澳门等地区的高校建立了合作办学关系,每年都推荐大批学生出境留学及游学;学院交响管乐团在维也纳世界杯管乐大赛上获得金奖,舞蹈艺术团、合唱团参加国际艺术节大赛,也曾多次获奖;学院先后被评为“广东省首届十佳民办高等学校”“广东省最具竞争力民办高校十强”“广东省最具就业竞争力民办高校十强”“2008(首届)中国民办大学50强》”;在广州举办的两届大学生“创业之星”评比中,一共40个席位,华联毕业生夺得3个席位。侯德富校长为此被誉为中国民办教育的“拓荒者”。

      我经常讲,人的行走,需要一些感动,也需要榜样的力量的感召,侯德富校长,让我在新年之初,便处于一种感动之中,也从他身上获得了一种巨大力量的感召,这便是我今后一如既往前行的取之不尽的动力,谢谢侯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