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走近行知 >> 查看信息 查看信息

    献身感光化学——追忆陶宏

    发布时间:2017/8/12作者:程彩金来源:安徽陶行知纪念馆点击:233

       

       

      陶宏,安徽歙县人,幼名桃红,19154月生于南京。197558因心肌梗塞不幸病故于北京,享年60岁。20世纪30年代,因父亲陶行知被国民党政府通缉,避免遭迫害,化名吕峰。陶宏既是陶行知的好儿子,又是自奋自探自创成才的典范。

      一、践行行知思想

      陶宏一生是对陶行知伟业大力支持的一生,陶行知由平民教育发展到乡村教育、普及教育、国难教育、战时教育、民主教育六大生活教育运动,陶宏均都积极参与,躬亲实践。

      1923年冬,陶行知在华北地区大力推行平民教育,其中就在北京家中办起了“笑山平民读书处”以求家中所有的人都“读书明理”。当时陶宏才8岁,就能按父亲意愿教6岁弟弟小桃识字,同时兄弟俩又教奶奶、老妈子和厨子读千字课。陶行知从这件事中受到很大启发,发现了推行平民教育的有效方法:即我教你,你教他,他又教他的“即知即传”的“连环教学法”;还在普及教育运动中,首创了“小先生制”。

      1928年陶宏在晓庄学校学习期间,积极投入父亲开展的乡村教育运动。他制定的“十九年度陶宏的计划”充分表露了他的创造激情及一个未满十五岁儿童在中国乡村改造中是具有多么伟大的雄心壮志和创造魄力。他的19年度计划如下:

      “(一)研究方面包括:小学音乐,普通音乐上的知识,小学生物学,小学动物学及话剧发音。

      (二)编辑方面包括:晓庄唱歌集,乡村小学音乐集,故事50首,翻译福兰克林自传,乡村小学教材十种。

      (三)其它活动方面包括:参加晓庄剧社北路旅行公演,调查15个乡村社会,参加和平学园生活,参加中心茶园活动(与农民一起活动),制作仪器,向《晓庄战报》、《晓庄科学》投稿,……采集生物标本等。

      (四)用书方面包括:音乐、戏剧、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教育与经济)、小学教育、幼稚教育、民众教育、卫生、农事、法文读本、英文读本、国文读本、小说、报章杂志等,每日阅书5小时为至少限度。”

      这个计划具体体现了晓庄学校五大培养目标:健康的体魄,农夫的身手,科学的头脑,艺术的兴趣,改造社会的精神;再现了新型乡村教师与劳苦大众相结合的进步知识分子的影子。也是陶行知在1945年提出民主教育的主张:“……应该是健康、科学、艺术、劳动与民主所织成之和谐的生活,即和谐教育”。

      1939年陶宏在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工作时,他十分支持陶行知在合川县草街子乡创办育才学校。开始他几乎每周都抽出时间到离北碚30里以外的育才学校去筹建自然组,后来担任自然组主任,并亲自给学生上课。自然组的科学仪器十分缺乏,他曾与一位能工巧匠共同为自然组研制仪器,可以说一个烧杯,一根试管都要耗费他不少心血。为集中精力搞好自然组教学,他把自己的家也从北碚搬到离育才学校一里路的农舍中。陶行知在给次子晓光的信中充分肯定了陶宏在创办自然组中的业绩和贡献:“陶宏在寒假后,到成都大学跟周厚福多学习一些。但不知小孩子的力量可能挽留住。现在的自然组全靠陶宏一人的力量维持,假使他走,对学校对小孩子都是一个大损失。”陶宏离开育才学校赴成都四川大学理学院任教后,仍经常在数百里外用书信来关心指导育才孩子们的学习,得到父亲的赞赏。194281,陶行知给陶宏的信中写道:“你给育才三周年纪念礼物——《伽利略话剧》《太阳系之起源》《蛋白质的营养》——我都看过了,此外还有你给自然组的公开信11封和给自然组同学的私人信11封,我都仔细地读过了。听说你给过别的组同学信,我也想去要来看……我很敬佩一个教师连离开了学校,还是诲人不倦。你这样教导学生,态度和内容都很好,值得教师们参考……”

      在育才学校极度困难时期,陶宏竭力帮助父亲渡过难关。他不仅在成都拿着募捐册到处为育才乞捐,把募捐来的9万元法币寄给父亲,还和弟弟晓光合作专为育才学校音乐组翻译了苏联卫国战争之雄壮优美,富有战斗力的名歌《神鹰歌》和《战歌》,以助义演成功。

      陶行知逝世后,他担任生活教育社理事,并对筹备成立生活教育社北京分社做了大量的工作。

      二、投身科普教育

      陶宏从小就对自然科学有着极大的兴趣,遇事总喜欢问个为什么?陶行知1926年出差上海就购买了一本《电磁学》的书寄给不满11岁的陶宏,并在书的扉页题上“攀知识塔”小诗:“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看谁找到真知识。”以示勉励,并在诗的后面附上一句话“与桃红作科学忘年竞赛”,引导陶宏向科学王国奋勇进军。

      “二十世纪的世界是一个科学的世界。在科学的世界里只有科学的国家才能存在。科学要从小教起。我们要想造成一个科学的民族,必得要加工培植嫩芽的儿童。”本着这个战略目标,陶行知于1931年夏得到申报馆史量才先生的10万元捐助,在上海西摩路创办了自然学园,开展科学下嫁运动,把科学普及到工农大众与儿童中去。17岁的陶宏就积极投身于这一伟大的运动。

      据我国科普泰斗高士其先生回忆:“自然学园设在一幢三层楼的洋房里,我和戴白韬、董纯才3人住在2楼,丁柱中、方与严和陶宏3人住在1楼。陶宏是搞化学的,他有一套玻璃仪器,还有一架显微镜。”《儿童科学丛书》是在陶行知指导下根据各人进行科学实验和经验编写的一套内容丰富方法完善的科学丛书。其中《氧气》、《氢气》、《氮气与硝酸》、《水的分解》、《煤》等都是陶宏所著。

      后来陶宏又在陶行知创办的“儿童科学通讯学校”从事儿童科普教育工作,并在父亲的指导下,替陶行知在编写天文学活叶指导和科学指导时,画了不少星座图。

      三、自奋自探成才

      20世纪上半叶,陶行知因两度遭国民党政府通缉而受残酷迫害,家庭情况不允许其子女靠上学来求知,逐级深造。唯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靠自己发奋图强,自学成才。

      早在晓庄时期,不满15岁的陶宏就自学英、法两国语言,并在父亲指导下,学习翻译了《福兰克林传》《爱迪生传》《天象谈话》等外国著作。他在《我和我的父亲》一文中写道:“这样一方面在英文上可以有进步,另一方面可以学习爱迪生的求知精神,还可以增长科学知识,实在是再好没有了”。

      晓庄学校被封后,陶宏去天津张伯岑先生办的南开中学学习,据说后因闹学潮而被开除,他仅在南开中学高中上了一年,从此就走上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的自奋自探自创之路。

      他在上海自然学园与儿童通讯学校的那一段实践经历为其成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35年他刚20岁就在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当上了生物化学助教;1937年又去南京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从事科学研究工作。当时日军已兵临南京城下,城内炮声隆隆兵荒马乱,在这危急时刻,作为一个热血方刚的中国科技青年,眼看着生物研究所的大量科研器材就要落入日军之手,他不顾个人安危,坚持把这些宝贵器材全部紧急装箱,星夜抢装上由南京驶往重庆的最后一艘轮船。送走轮船,日军已进城,他才独自急骑自行车从另一城门而出,沿着沆沆洼洼的苏皖公路撤退到安徽歙县老家,后经长途跋涉又去重庆北碚中国科学生物研究所工作。当年他在小小的实验室里独自从事于从果皮中提取维生素,以支援抗日战争。

      1942年后,陶宏分别在四川大学理学院化学系、北京大学理学院化学系任教,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感光化学研究所任研究员,都作出了一定的成绩。

      四、献身感光化学

      1951年陶宏被选派到莫斯科大学化学系学习“有机接触”专业,攻读副博士学位。当时为了向苏联人民介绍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及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在莫斯科举行大型图片展览。陶宏出于对祖国、对人民、对社会主义的无限热爱,夜以继日地为展览图片写俄文说明,以至劳累过度病倒。他得了严重的高血压症,不得不辍学回国治疗。回国后他在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任副研究员,抱病从事催化剂化学研究。

      1963年,陶宏担任中科院化学研究所第六室主任,负责六室实验室的建设,实验设备的配置,全面掌握实验室的实验技术,并负责六室担负的10项专业性很强的课题研究工作。

      文革后期70年代初,他参加负责筹备组建中国科学院感光化学研究所,为我国开创感光化学这一高新学科领域作出一定的成绩。陶宏在1970年的一份个人汇报中写道:“在与部队指战员及工厂协作人员的接触中,感到使用部门、生产部门对感光方面的国外资料有着迫切需要。所内同志也由于外文水平和时间有限对国外情况了解不及时,这对我们研制工作和赶超任务不太有利。因此我利用业余时间,主要是夜晚和星期日翻译一些资料供同志们参考。去年一年总共翻译了约20万字的感光资料,编印了14期刊物,受到部队、工厂及所内同志欢迎。编印这些资料从翻译、审稿、编辑、在蜡纸上刻图表、联系打字、校对直到所内分发,基本全是自己一人担任。”遗憾是当时处于“四人帮”横行,“卫星上天,红旗落地”形而上学猖獗时期,他的才华与宏愿未能得到充分展示。假若他能多活几年,适逢“科学春天”的到来,必然在这一高新科学领域作出更大贡献。197311月他以中国感光材料工作代表团团长及中国感光材料委员会顾问的名义率中国感光材料工作者代表团参加感光科学家与工程师学会(spse)东京会议。在日本的一个月中,除参加会议外,还在东京、大阪、京都三个地区的大学、研究所、工厂共18个单位进行感光材料方面的考察、访问、座谈等,以了解国际上感光材料的研制动向以及日本在这方面的研究和生产情况。赴日本考查期间,他发现大便出血,回国住院治疗,确诊为直肠癌,割除了肛门,造了假肛门。由于手术不慎割断了尿道,所以再行大手术,做了人工尿道。对一位严重冠心病与高血压的患者接连经受两次大手术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尽管他饱受了两次大手术之苦,经受了两个人工出口之不便,但他仍以顽强精神坚持工作,主持翻译了《照相过程理论》一书,上下集共100多万字,该书也于他去世4年后的1979年出版。感光所的同志仍在该书的“译者的话”中写道:“本书是感光科学的一部经典巨著。……迫切需要介绍给我国广大从事感光科研和生产的有关人员。中国科学院感光化学研究所陶宏同志在世时,曾积极组织所内有关人员进行翻译。并亲自校对了大部分章节,为本书的出版作出了重大贡献。”

      他是我国感光化学科学研究的创始人之一,为我国的感光化学学科的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1987年,陶宏生前主持的科技项目“尖兵一号返回型卫星和东方红一号卫星”通过国防科工委、国家经委、国家科委的审定,他本人也得到充分肯定:“你在国防科研中,做出了重要贡献”。并获“国家级特等科学技术进步奖”和国防科技成果奖金。